首页 > 民生> >> 正文

我曾经养过小动物,后来它不在了

2020-02-14 04:33:14     作者:小编    

[导读]:最近看到了这样一条微博,评论区里面都是眼泪炸弹:
晓来谁染霜林醉翻身接着睡:Kang_Leslie:所以我把她带在身上了我小的时候养过两次崽崽。第一只是我妈给我买的小鸡,那时候北京还

最近看到了这样一条微博,评论区里面都是眼泪炸弹:

晓来谁染霜林醉翻身接着睡:

Kang_Leslie:所以我把她带在身上了

我小的时候养过两次崽崽。

第一只是我妈给我买的小鸡,那时候北京还没有禽流感一说,总有大爷大妈看准放学时间到校门口摆两只大泡沫箱子,上面盖着一层厚棉被,一有学生围过来就掀开,露出里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黄澄澄们,十块一只随便挑。我特别宝贝,上托管班的时间就带它到学校的花坛里散步。听一起上素描班的朋友说她买的那只小鸡已经长大了还能打鸣,是我闻所未闻的成功饲养案例。

再长大一点的时候父母的单位搬去了通州,楼外边有一个院子。一个叔叔从路边捡回来一只流浪狗,起了个很随意的名叫大黄,让它在这里看家护院。大黄是一条体型中等的土狗,刚来的时候毛都乱糟糟的,之后才被喂得油光水滑。还有一只又怂又皮的吉娃娃叫小白,有一次它自己闯进了玉米地里,所有人都找不到它,是大黄冲进里面把它找到然后叼了出来,从此以后它就老老实实的当大黄的小跟班。

后来小鸡不见了,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四条下落不明四年就被判定是死亡,我没能听见它跟着太阳喊出来哪怕一声。

再后来单位要搬到别的地方去,大黄为了不让陌生人动房间里的东西第一次咬了人,听单位的叔叔说它当场就被收房子的人打得救不回来了。

从此以后我再没敢养过任何小动物。

几个月前我们在推送里庆祝米粉有了自己的猫。它是米粉从别的不负责任的主人手里救下来的,因为它很爱睡觉米粉就给它起名叫猪猪。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好久没有再说起它了。不是米粉小气不让拍,也不是猪猪不上镜,而是它已经不在了。

那时米粉刚来北京没多久,一下班就带着猪猪四处跑为它找医生,找配血。猪猪的病是先天性的,医生说已经很难痊愈而且它实在是太痛苦了,米粉最后只能看着它在医院安静的走了。

聊天的时候我问起她你还会养猫吗,她说不会了。

小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真的经历过后才会对这句老生常谈心有戚戚。但这和喜不喜欢是两回事,现在我们看到猫咪或者狗狗还是走不动道,绝对会意犹未尽的一步三回头。当《猫·妖》这本书到社里的时候,我和米粉两个人看着封面忍了半天,最后还是拿了一本回来拆封。

作者石黑亚矢子曾受江户时代京都画坛的代表人物曾我萧白的影响,这位18世纪后期蜚声画坛的画家以创作美人图、女鬼图等猎奇作品为主。石黑亚矢子的妖怪画被京极夏彦发现并且赏识,与她合作了《京極夏彦の妖怪えほん (4) とうふこぞう》等书的封面和插画。除了妖怪画,她还喜欢画各式各样的小猫,曾经出过一本叫《十丸一家图画日记》的绘本,讲述她和她家猫的生活,但主角已经不是她家的小四和小六。因为小六很老了,而小四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石黑亚矢子曾经说过“在日本,一个小茶杯都能成为妖怪”,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猫·妖》这本书里石黑亚矢子把小四小六的形象和日本传说里面的精怪结合在一起。画里没有狰狞的鬼气,更多的是一只猫的霸气和可爱。

所有真心爱着自己的小动物的人都会理解石黑亚矢子的这种心情和做法。希望它们还会用另一种方式存在,希望世界万事万物都会有着它们的面貌,希望它们会有着更强大的力量,可以踏龙化风,无所不能。在更广阔的世界风餐雨卧,随心所欲,能用它的眼睛肆意去看人间浮皮潦草的浪漫。咪呜叫着穿过黄泉比良坂,万物恒久,灵魂不转。

就像评论区里的哈士奇和金毛,像小鸡大黄,像猪猪,像小四和小六,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方式去想念和纪念它们,感谢它们曾经或短或长的来到过我们的身边。无论是微博留言还是把它们画进书里,都是希望可以让别人知道世界上曾经还有这样可爱的生命存在过。

即使结局总是不如人意,也从未后悔曾与它们相遇。

就算知道了必然发生的结果,也想再一次与它们相遇。

简介:本书为日本画家石黑亚矢子作品集。作品集精选了作者自出道至今发表过的各类绘画作品。作品集主要分为猫妖、妖怪、线描等系列。

猫妖系列为作者以日本传统妖怪与猫咪形象融合,创造的“猫妖”形象。妖怪系列为作者根据一些神话或童话故事,加上自己的想象,创制的给人耳目一新的插画作品。每幅画都在讲述着一个生动的故事。线描作品的创作背景主要也以神话与妖怪为主。亦有作者向其丈夫伊藤润二的作品致敬的画作。

上一篇:惊蛰:让蛰伏一冬的美丽,和春天一起苏醒


下一篇:再忙,也别冷落在乎你的人!

热门资讯

推荐新闻

《春天的交响》奏响深圳大剧院 用文艺精品讴歌改革开放伟大历程
12月28日晚,“春天的交响”2017-2018深圳市文艺精品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