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信愿生起的方法23

2020-02-14 11:20:59     作者:小编    

[导读]: 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 【信愿引导】信愿生起的方法23【观修文】依视频整理,内部参考,未经校对!今天,我们对整个2018年信愿念佛堂的学修作一个总结,然后最后来谈一谈关于一心归命


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

【信愿引导】信愿生起的方法23

【观修文】

依视频整理,内部参考,未经校对!

今天,我们对整个2018年信愿念佛堂的学修作一个总结,然后最后来谈一谈关于一心归命。

其实我们今年信愿念佛堂学修了很多相关的培养信愿的内容,基于念佛求往生,大家都知道,最根本是要有信愿,而不仅仅是念佛。信愿是根本,“得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所以必须要培养信愿,有信愿才能往生。但是这些有关于娑婆苦、极乐庄严,或者说有关于净土法门殊胜、弥陀愿力殊胜这些方面,最后来讲,通过学修思维之后,怎么归结到我们的念佛修学上,这个很重要。所以我们最后一定要做一个总结,要提纳一个要点,最后这一切的学修,你必须要还归到念佛修行上去。

不管怎么说,大家要理解一个重要的问题,信愿是根!对净土法门来讲,它的根本、核心是信愿。要想往生极乐世界,不是单纯地靠嘴上念佛,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嘴上称念佛号,不是靠它。对于很多人来讲,他会把净土法门错误地、片面地认知为“念”就可以往生,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可以说是偏见,也可以说对净土法门认知的一个错误。就像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里面讲的:

《弥陀要解》:

“若信愿坚固,临终十念一念,亦决得生。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修净业者,不可不知也。”

这段就讲得非常非常明确。如果一个净业行者,念佛求往生的人,他如果信愿坚固的话,哪怕是在临终的时候,十念念佛甚至于一念念佛,也决定可以往生。这其实是依《观经》所讲。《观经》里面就提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九品往生里面,后面的中品下生、下品上生、下品中生、下品下生,都是这样的情况,临终十念、一念往生,凭借信愿往生。

临终的时候,遇到善知识给他讲述极乐世界的殊胜庄严,讲述阿弥陀佛的愿力超胜,这样以临终那一刻十念称名,便可以往生到极乐净土的。所以真正信愿坚固了,在临终那一刻十念乃至于一念,也决定是可以往生的,而不是说靠平时的这种念佛功夫得以往生。

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没有信愿,缺乏信愿,或者信愿不是很坚固,似有似无,这种情况下,纵然是念佛很精进,将这一句名号——南无阿弥陀佛,持名或者念,念到什么程度呢?没有任何妄想,没有一丝妄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就好像银墙铁壁一样,持得非常非常的密。银墙铁壁,整个一堵墙,一丝一毫的缝都没有,所以风也吹不进去,雨也打不湿。可见这个墙是多坚固,一丝一毫的缝隙都没有。

风是什么?风是无孔不入的,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空隙,风就能吹进去。水是什么?水只要有很小的孔,它就能够钻进去,它就能慢慢地渗入进去。意思是说,当你持名持到真的是可以没有任何分别妄念,非常非常得绵绵密密,可是你如果没有信愿的话,一样也没有可以得生极乐世界的道理,因为它不符合信愿往生的根本。修学净土的人,对这个道理,蕅益大师说,“不可不知也”。必须要了知,不能不知这个道理。

所以这是从正面和反面论述了信愿的重要,一但信愿培养坚固了,并不需要净业行者多深的持名功夫,并不需要所谓念到没有任何分别妄想,以信愿力持名十念乃至一念就可以往生,没有信愿,佛号念得再绵密,再没有妄想、功夫再深也不能往生。

这里大家要注意,在很多人念佛过程当中,其实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这样。他不重视信愿的培养,反而重视持名的功夫;不重视心上信愿的增胜,而是重视怎么念佛念得更没有妄想,怎么念得更专注,怎么念得更舒服。

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注意,我们很多人在念佛过程当中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就是他一谈念佛,就总是在想:“我的妄想这么多,我怎么能够避免这些妄想?”或者念佛他认为得力是什么样的得力呢?他认为是,“我这段时间没有妄想,念得很舒服,好似很清净”,这时他认为念佛得力了。当然这不能说不叫得力,但是如果以往生来说,这不叫得力,因为这不是你真正往生的根本因,你念得再清净、再舒服、再没有妄想,并不能靠这个往生,而念佛真正说要念地得力了,或者在修学净土、求往生这个事上得力了是什么?根本要落在信愿,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心,仰仗阿弥陀佛的这个心,越来越炽盛,越来越强烈,这个才是真正的、所谓的、念佛的求往生得力的一个相。

印光大师在《复朱德大居士书》里面也谈到这个问题,说:“念佛法门,注重信愿。有信愿,未得一心,亦可往生。得一心,若无信愿,亦不得往生。世人多多注重一心,不注重信愿,已是失其扼要。”这句话就简明扼要,一下子直接点出今天人念佛的错误颠倒的状态。

念佛法门本身求生极乐世界,最核心、最重要的是注重信愿,如果有了信愿,纵然没有一心不乱,也决定是可以往生的。可是反过来说,如果你念佛纵然是真正得了一心不乱,就像刚才蕅益大师讲的那样,真正念到“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念到这种程度,如果没有信愿的话,也不能往生。而纵观今天人,今天世上修学净土的人,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很可惜,大多数人修净土都是注重一心不乱,注重如何念得心里面没有烦恼,念到没有妄想,他注重这些,不去切实地、真实地注重信愿,这个明显是失去了修学净土,求生极乐世界的这样修行的核心扼要。

简单总结一下这里面的问题,这个其实今年学修当中,很多时候都已经提到过,我们今天再总结一下现今念佛人的问题。

第一个就是认识不到信愿的重要性。大家要注意,很多人概念里面(修学净土好多年),他概念里面依然是根深蒂固认知什么呢?还认为念佛更重要,认为念佛的功夫更重要,他认识不到信愿的重要性,或者还没有真正能够树立起很深的那种,对于“得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的这种概念,这种认知。在认知程度上就有所偏差,认为有没有信愿不要紧,或者不知道在念佛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是信愿,只知道要念佛,不知道有信愿。

第二个问题,是认识到一些信愿的重要性了,或者知道“得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知道要信愿持名,也常常强调信愿的重要,但是他认识不到信愿本身是需要培养的。有很多人概念里面,就是念佛过程当中出现的问题,或者信愿念佛过程当中,他知道要信愿,但是他错误的或者误认为信愿好像是别人一说我就信了,我信了我愿意去了,这就是有信愿了。他不知道信愿本身是什么,信愿有四信二愿,或者从愿上来讲,最核心的要速厌离娑婆,速求生极乐。

这其实是需要通过学修经教,依祖师大德的这些教言,去一点一点的培养。确实存在像张善和这样先天善根具足的人,他们并没有学修经教,只凭念一句佛号就往生了。类似于张善和的例子,历史上确实也有不少,但对于念佛法门的比例不是想像那么高,有人借张善和之类的例子,就错误的认为说,“不需要信愿,你看他就是念了”。

其实不知道张善和是真的有信愿,也有人拿张善和来说,“你看不需要培养信愿吧!只要念就行了吧!这个信愿,一信就不疑,至直念下去就可以成功!”这话不能说完全错误,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他没有看到核心,张善和这样的人其实他前世是具足善根的,虽然确实没有看到他这样去学修经教,去培养信愿,但是他有这个善根,他的善根跟念佛结合起来,自力他力一相合,自己的善根跟佛的愿力相合,这个时候,信愿确实在念佛过程当中生起来了、增上了。

可是这种情况并不具备普遍意义,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这是特定善根深厚的人。对于很多尤其今天的人来讲,信愿确实需要通过学修经教来培养,否则很多颠倒的现相就会越来越多。我听到过很多很多关于这样的事例,甚至不是一般的念佛人,是一些所谓的大居士、居士头,所谓组织大家念佛、助念的这样的精进的大师兄、大居士,乃至有出家人也在其中,他们一生也念佛,甚至看起来也很精进,甚至很知足少欲,但临终时出现颠倒相——怕死、畏惧死、不愿意求生极乐世界。到临终时念佛完全是为了活,他不是求生净土,是求生下来,求在娑婆世界能继续生下来,这就是现实的状况!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还是需要如理如法地依经教去培养信愿,这点是很重要的。这是第二个问题,很多人“认识不到培养信愿本身其实也需要培养”。

第三个很重要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一念佛还是扣不紧信愿”,或者扣不到信愿上去。很多人就好像是现在在念佛堂,今年的学修从头到尾跟下来了,也精进地在听闻、在思惟,但是出现一个问题,就是真正要念佛时,你会发现他学的这些东西不知怎么用在念佛过程当中,这也是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说的,在思惟过程当中,在培养信愿过程当中,还没有真正落到实地。一到念佛时候,他依然还是讲求,还是在问,“怎么妄念少一点?怎么念佛更专注一点?”

我们要注意,念佛能够专注,能够妄念少一点本身并不是坏事,可是如果是在信愿的基础上谈这个,那么就成了往生极乐的增上缘,成了往生品位增上的因缘。但是如果抛弃了信愿,没有重视信愿,单纯地去重视念佛功夫,重视念佛怎么样没有妄念,念得更专注,甚至有的人就是追逐那种感觉、觉受,就是觉得念得很舒服,其实这不是往生的因,还是出了问题。有不少人还是存在这样问题,就是听一点,思惟一点,有一点增上,但是这些信愿真正落实到念佛过程当中,很多人又找不到这种状态,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是目前阶段很多人念佛或者在修学净土当中,常常容易遇到的问题。那么怎么去解决它呢?我们一步步来分析。这里其实在念佛过程当中有两个要点。

可以讲信愿行三资粮,但是信愿行三资粮可以分两个要点:一个是信愿,一个是行。在很多人会把行或持名就理解为念,嘴上称念,是这样吗?其实不是。注意信愿行这三法,我们把它们拆成两个要点——一个是信愿,一个是行的时候,这个行是不能离开信愿的,所以这里要注意在心上,我们谈用心的时候,一个是信愿要抓住,要相信阿弥陀佛,要相信极乐世界,根本上来讲要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但是在行上怎么去扣呢?这个信愿怎么体现在行上?或者在行上、持名上、在念佛的时候要抓住什么根本呢?

憨山大师《示念佛切要》:

“念佛求生净土一门,元是要了生死大事,故云念佛了生死。今人发心,因要了生死,方才肯念佛。”

意思很简单,说念佛求生净土这个法门,原本来讲是念佛的人他先知道了说:我要了生死大事。出发于什么发心呢?为了生死大事才来念佛,所以叫“念佛了生死”。现在的人发心是因为要了生死的缘故,才肯、才愿意念佛。

注意这段话很重要,其实就讲这两个根本:第一个是讲要了生死大事,这其实是信愿的本质,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为什么要厌娑婆欣求极乐呢?是要了生死,知道生死苦,那怎么了生死呢?念佛。所以这里后面用了一句话叫——方才肯念佛。因为有了信愿,或者有了相应的想要出离生死、出离轮回的意乐、希求、愿望,所以才肯念佛。尤其这里有个字——“肯”。“肯”这个字什么意思呢?肯是一种心甘情愿,心甘情愿地趋入。那为什么肯念佛呢?这里字面上直接讲的是要了生死,因为我要了生死,所以才肯念佛。

可是带来问题了,要了生死的人就一定肯念佛吗?那可不一定。参禅打坐、修禅法、修禅观、修般若、包括修一些密教的教法,这些人很多人都是有了生死心的,但是他们不一定肯念佛。他们肯坐禅、观空、修种种密乘的仪轨,但是他未必肯念佛。他没有这种真切的、发自肺腑的念佛的意乐。所以“肯念佛”在这儿很重要。他为什么“肯念佛”呢?一个宏观大的条件是了生死这一方面,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这就是在讲信愿。有了一定信愿。

那为什么有了这个信愿,有了这个心之后就肯念佛呢?其实它暗含着一个道理:是对于佛的功德的认知。他认知这句佛号,或者阿弥陀佛愿力不可思议。所以“肯”这个字所描述的是一种心甘情愿的时候,他在这里又暗含了一个就是有仰仗依靠阿弥陀佛。了生死是有了信愿,可以说是出生死的心,有了信愿。那么怎么了生死,怎么往生极乐世界呢?记住,不是靠你自己的功夫。

其实“肯”这个字就是在描述他力。不是靠你自己怎么样,其他的一些什么自力的方式,自己怎样修行去了生死,脱离生死苦海去往生极乐。而是这个时候要把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心,把它挪到对阿弥陀佛的仰仗心上去,最后来讲就是完全要仰靠佛力,不是靠我自己的力量出生死求生极乐。

其实不少人在这个修学过程当中出现了一点点问题。他问题在哪儿呢?他力的味道越来越薄、越来越淡,自力的味道越来越强,他觉得我要学非常多的经教,非常非常细致地去学修,多听闻,怎么怎么样。当然这个不是坏事情,我们要听、去学经教,如是地培养信愿,这个不是坏事情。可是他忘掉了佛的愿力,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变成了一个自己要拼命努力去学,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仰靠佛的这个状态,甚至念佛过程当中那种仰靠佛的心,没有充分地体现出来,或者没有充分地培养出来,这也是个问题。

就是说在培养信愿的同时还要培养仰靠佛的心,这很重要的,那这两方面合起来才是真正标准的所谓信愿持名。

就像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里讲的一样:“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

就是说所有的不管是造善行善的凡夫,还是行恶一辈子造恶临终遇善知识——善巧劝慰最后生起信愿念佛往生,无论这两种任何一种情况,只要能够往生到极乐世界,没有一个不是仰乘依靠阿弥陀佛的因地大愿力,阿弥陀佛的大愿业力为他的增上缘。

所以注意这里最重要的这四个字“莫不皆乘”,我们把它分成两分,前面叫“莫不皆”这三个字,“莫不皆”很重要,“莫不”是双重否定,没有不是的意思,也就是全都的意思,“皆”也是全都的意思,“莫不皆”就是完全没有任何一个例外,不存在任何一个例外,什么样的例外呢?就是不乘、不仰靠、不仰乘阿弥陀佛的大愿力业力而得以往生的这种情况是不存在。所以“莫不皆”是用了这样的一种双重否定的方式来表达彻底一种毫无例外性,而“乘”是仰靠的意思,完全都是依靠阿弥陀佛的大愿力,没有一个是靠你自己的力量,靠你自己如何如何成办这个事情。

所以一方面念佛要培养信愿,要认识到信愿的重要,要去培养信愿,培养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心,这一方面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你需要认知到他力法门,它的核心还是要仰靠阿弥陀佛,要靠佛而不是靠自己,所以这里整个在谈什么呢?

两个重点我们讲两个要点是什么?第一个叫“真心求生”,其实就是讲信愿、了生死要去极乐世界,要求生极乐世界,这是真心发自肺腑,内心真实求生极乐世界、求生净土的心,也就是这个,其实就是信愿。在这个上面,第二个方面要点是什么呢?“仰乘佛力”,真心求生,靠谁去,怎么去,靠你自己去是不可能的,是不现实的,做不到的,必须仰乘阿弥陀佛的大愿业力,仰乘阿弥陀佛的大威神力,这就非常重要!

所以这两个要点都要抓住。培养信愿其实或者尤其靠着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上去思惟观察的时候,这个主要是在培养“真心求生”。当然“仰乘佛力”也是不离信愿,为什么要“仰乘佛力”?是因为我相信佛的力量不可思议,相信佛的愿力,相信佛的威神之力,所以也是信的这个层面,仰乘本来就有信的层面,所有它还是信愿的一部分。

仰乘的方式最重要是持名的方式,持名是一种很重要的方式,不管怎么样,所有净土法门的修持,它的形式上,比如持名或者念佛有事相念佛,有观想念佛,观像念佛,有持名念佛等等这些,还有一些比如说,像藏地的“破瓦”等等这些,这些都是方式,但是如果离开了“真心求生”,离开了“仰乘佛力”的这个心,离开这两个要点的话其实都不能成办,都不能往生的,有了这个“真心求生”,有了“仰乘佛力”的这个心,那么以任何行持方式都是可以往生的。

今年的我们的学修,大篇幅比较注重在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上,比较注重在分析娑婆轮回的苦,极乐世界的殊胜庄严,这是直接促发那种真心求生的心,一方面知道这个世界不好、恶劣浊恶,一方面知道极乐净土殊胜庄严,所以这个时候就想去,特别想去,真心地想去,培养这种“真心求生”这种心。

但是并不是这一点就足够了,是我真心想去就行了,还不是,还有另外一个要点,要“仰乘佛力”,或者说从心上来讲,你必须要有这种“仰乘佛力”的心。这里很容易出现的问题是什么?

其实就是容易忘掉或者不知道怎么“仰乘佛力”,这是很多人的问题,其实跟前面我们讲信愿也是一样,很多人知道信愿很重要,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培养信愿,认识不到信愿是要培养的。纵然认识到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培养信愿。信愿念佛堂很重要的篇幅,就是在告诉大家,信愿是需要培养的。以及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样去培养信愿呢?着重思惟娑婆苦,极乐庄严。

那么,同样对于“仰乘佛力”的道理也是一样,很多人在这个修学过程当中,就是他容易忘掉这个事情,他容易慢慢地偏到那种,“哎呀这个经教我要多学多学,我怎么样怎么样学的更深入,我怎么样怎么样去思惟,怎么样怎么样动心转心”。慢慢地把“仰乘佛力”这个事情给忘掉了。又或者说到底怎么“仰乘佛力”?都说要“仰乘佛力”,那我怎么样“仰乘佛力”?阿弥陀佛愿力已经成了,我现在培养我真心想去的心,那我还能怎么样呢,才能算得上真正“仰乘佛力”?我不是在念佛吗?念佛就是在“仰乘佛力”了吗?我在持名,就算真正“仰乘佛力”吗?心上在仰靠阿弥陀佛了吗?未必!

这个也不是说从外在形式上来评判的,从外来讲,“我在念佛,我念了多少佛号,或者我做了多少事情。”恰恰不是这样。它还是要还归到心上来的。“仰乘佛力”的根本还是要还归心上来谈,而不是在形式上,这是所有佛法的根本,从谈信愿开始,大家就必须要树立这个认知。其实到最后所有的问题都是要在心上怎么样落实,或者切实地去发生转变。去生起或者发起真的厌离,真的欣求的这种信愿行,怎么样生起这种通身靠倒,仰靠弥陀的心。这两分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印光大师在《一函遍复》:对信愿作了比较详细的解释,他讲愿的时候,

“‘愿’,则愿速出离此苦世界,愿速往生彼乐世界。”

这个“愿”,其实就是扣住了愿离娑婆、欣求极乐,甚至于是一种“速”,想要快速的意思。想要快速出离娑婆世界,痛苦的娑婆世界,众苦充满的娑婆世界;想要快速的往生极乐世界。这个其实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今年一整年我们主要的大篇幅的落点就落在这儿,来思惟。来思惟怎么发出离,怎么发真切求往生的心。

这是愿的一分,可是信愿还有信。印光大师主要依善导大师的一些思想,他这个将信讲了四个方面。

“‘信’,则信我此世界是苦,信极乐世界是乐,”

注意其实这个是跟前面是对照起来的,因为信这个娑婆世界是苦,所以愿速出离此苦世界;因为信极乐世界是乐,信极乐世界庄严殊胜,所以愿速生极乐世界净土。所以它是配套的,这还是扣着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可是除了这两点之外,还强调了两点。他讲信的时候还有两分。

“信我是业力凡夫,决定不能仗自力断惑证真,了生脱死。信阿弥陀佛有大誓愿,若有众生念佛名号,求生佛国,其人临命终时,佛必垂慈接引,令生西方。”

这两个信,尤其是“信我是业力凡夫”这一分,很容易被人忽略。或着我们的道友里面,重视培养信愿的过程当中,很容易将这两个都忽略掉了。这两分是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很简单,要相信自己是业力深重的凡夫,靠自己决定不能断惑证真的,就是断烦恼,了脱生死、证悟成就,靠自己是做不到的。

反方面要相信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因地的大愿,四十八大愿为主的大誓愿海,非常殊胜非常超胜,而且这些愿力全部都成就了,所以如果有众生能真正的信愿持名,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的话,求生极乐世界的话,就能临命终的时候,阿弥陀佛一定能会来接引,让他往生到极乐世界的。

这两个其实就是在讲什么呢?就是仰乘佛力的根本,注意这两信是“仰乘佛力”的根本。刚才我们在谈要想真心想去,要厌离娑婆、欣求极乐心之后,第二个要点就是要抓住“仰乘佛力”,“仰乘佛力”的根本就是这二信。把这两个信,真正在心上落实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仰乘佛力”的心。真正的那种切实的“仰乘佛力”的心。

那这里我们要注意,其实也是一样。这里我们分析几个问题,其实这里面信,第一层信是什么?其实就是信我真不行,你要有这个心,真的信我自己真不行。当然这种信不是盲目的信,是一种基于事实,是观察到自己烦恼深重,真的是障深慧浅。靠自力要去修行,怎么成就?非常困难,从内外因缘上来讲,都不具备这样让自己成就的条件,就是靠自力成就的条件。

从内来讲,自己呢,用很多人的话来讲就是“业障很深重,智慧很浅薄,学也学不懂,又散乱放逸,内心的烦恼又重。学一点,要想在心上去用又困难重重”。所以从这里如果你真正去认知就会发现真的不容易。真正要在法道上进步,颇为不易,其实自己的能力欠缺。

从外的因缘上来讲,我们又不是生在正法年间,又不是善知识殊胜佛法遍地走的时候,善知识也匮乏,纵然这时代还是有善知识,还是有讲正法的善知识,很多人可以说还是遇到了,但是真正的修行,很多时候是需要善知识手把手的,而且这个善知识能知道你的根机意乐,针对你的情况,手把手带你修持。这样的因缘对很多人来讲,根本就不具备,但是核心还是自己障深慧浅的问题。

所以说“我真不行”,这其实是要折服傲慢。无意义的傲慢障碍了我们“仰乘佛力”,“仰”是什么?仰是向上抬头仰望,仰靠,傲慢的姿态,或者他心里面心存傲慢的时候是不可能仰乘的。一个傲慢的人,有一位法师用了一句话来解释介绍傲慢人的状态,他说“有一种人,他是白天只看太阳,晚上只看星星”。这是开玩笑,但是这就是讲一个傲慢的人的状态。他的眼睛他从来就都是俯视别人,他的眼睛都是向上看,整天头昂着,觉着自己了不起。所以白天只看太阳,那个头见了谁都昂着,晚上只看星星,头见谁都昂着向上的。

所以傲慢的状态是不能发展出真正信,或者理智的信基础上,真正去仰靠佛力的心的。傲慢是一个很重的“仰乘佛力”的一种障碍。

第二个方面是信“佛真能让我行”,我自己是真不行了。但是阿弥陀佛的愿力也好,阿弥陀佛的威神力也好,是真殊胜,真的能让我行,能让我解脱,能让我往生,佛力真能让我成办!这是第二个重要的方面,其实就是刚才的信阿弥陀佛有大誓愿力的这种层面。有了这两分,自己真的不行了,没有傲慢了,知道佛真殊胜,佛的能力,真的超胜无比,这个时候才会发生出要“仰乘佛力”的心,要仰靠佛的这个心。

那怎么仰靠呢?“信愿持名是桥梁”,就是通过信愿持名来“仰乘佛力”,信愿持名是个方法,是个桥梁。

《弥陀要解》里面有一段话:

“行人信愿持名,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故亦曰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之利。”

它说就是修学净土之人通过信愿持名,可以“全摄佛功德”,就是把佛的功德全部摄持过来,摄成自己的功德。你看这就是我们要仰靠佛力,要得到佛力的加被,所以这个时候就是我通过信愿持名,就可以把佛的功德全部摄为自己的,这也叫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之利,就是阿弥陀佛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力量。他可以通过名号加持你,你通过信愿持名,阿弥陀佛就可以把他所有的功德让你获得。

当然这一段话的讲述,尤其从“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的时候,还是很容易,或者说还是似乎偏向于名号的功德,通过持名可以让我们摄持佛的功德,把佛的功德摄持为自己的功德,好像名号很殊胜,然后我们只要信愿持名,就可以得到这样殊胜的功德力用。

那在这里面再怎么真实进一步体现他力的这个特质呢?或者“仰乘佛力”的特质呢?《观经》里面讲的就更好。

《观经》里面是说:

“无量寿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各有八万四千随形好;一一好中,复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注意这就是常常用的最后八个字,“念佛众生,摄取不舍”。讲阿弥陀佛有“八万四千相”,殊胜的妙相,每一个相又有“八万四千随形好”,每一个随形好里面有“八万四千光明”,每一道光明都“遍照十方世界”,对念佛的众生“摄取不舍”。所以这里要强调的特质是什么?

不是说我要去怎么摄佛的功德为自己的功德,而是我去念佛了,我去祈祷佛了。佛会不舍弃我,佛摄取我。佛就好像是那个划着船筏到苦海当中来救人的人,我们就好像是堕入在苦海当中,随生死苦海漂泊的,不自在的漂流在生死苦海上这个命悬一线的人。

所以是佛要来救我,佛要来摄取众生,但是无缘不能度,所以这个众生必须还得自己念佛。但是重要的点不是说我自己能如何如何,而是佛要救拔我,我要靠着佛,我要仰靠、“仰乘佛力”。

那么怎么把它归结更形象化,或者说在念佛过程当中怎么去体现?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讲一心归命。

我们刚才讲那么多,其实最后就要扣到“一心归命”上来。“我真不行佛真能让我行”,你真正信奉了这个就是一种归命感就出来了。然后这个“信愿持名就是一个桥梁”,就是一个方法,就是一心归命的一种方式,或者是一心归命的体现。这就好像是什么呢?我堕在大海当中,我不会游泳。我堕在大海当中,那个波涛汹涌,一个浪打过来,随便一个浪打过来,随时都要了我的命。

所以这个时候我真的意识到我不行了,没有人救我我死定了。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开这着一艘我们讲,不说划船了,今天的话讲开着一艘大的游轮,或者是大的很先进的这样一艘船。这个船上有各种各样救人的器具,而且他专门来救我,他有慈悲心专门来救我。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什么?这就是好像佛发愿以光明、以名号来娑婆世界,要来救度我们,就好像是这个场景。所以在这种场景之下你看到了,你会怎么办?

自己是真不会游泳、真不会水、真的没有办法,命悬一线。那里是什么?一艘大船,大船上摆满了各种各样救人的器具,你肯定会想,赶紧求他来呼救,求他来救我。所以呼救就是持名,就是意识到自己真不行自己就快要完蛋了,在生死轮回里面根本没有办法自力解脱,而佛力如此超胜、如此殊胜,这个时候就是要归命,而且这个时候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所以“一心归命”,一心一意归命。这个时候从内心里面真诚的发出那个呼救的声音。“救命!救我!”这时候发出那个真正“一心归命”的称佛,念阿弥陀佛的心出来,就是喊阿弥陀佛来救我。其实本质就是这样。大家注意所有培养信心到最后,我们讲那么多让大家思惟那么多,最后的落点就是要落在这个上面来。

你在念佛当中要找到这种状态,是呼救而不是说我们讲,就是念得怎么舒服、念得怎么没有妄想、念得怎么持续,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东西。当然在信愿基础之上,在一心归命的心基础之上,有这些有则更妙。但是从往生的角度来讲,无则不妨。你念得不是很舒服、念得不是很专注、念得有妄想,并不妨碍你往生。所以要认识到更重要更根本的是信愿。更重要更根本的就是在念佛过程当中体现出来那种“一心归命”感。

好我们来谈谈“一心归命”。再细致来分析一下,稍微分析一下这个“一心归命”义。

一心皈命我们把它分成两分:“一心”“归命”。那么简单来解释一下,“一心”其实是什么呢?今天我们浅谈一下。“一心”这个当然由浅到深,有很多解释,但是从最浅显的来讲这个“一心”是什么?就是“专一、一心一意”的意思。说我只祈祷阿弥陀佛,只向阿弥陀佛求救,只向阿弥陀佛祈求救拔。一心一意,这时候别无他想,就是我不想别的了。就像在那个大海里面一样,那个时候已经眼看着一个浪打过来,就要被浪淹没了,就要死了。这时候看到一艘船,那个时候没有别的想法了,就是一个想法,那就是呼救,你来救我,所以有一心一意。

这个“归命”是什么意思呢?“归”是归投;“命”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在归投、依靠阿弥陀佛这个事情上啊,命是自己最重要的,连最重要的命都可以交付。所以它讲的是什么?就是彻底地归投依靠,彻底交付给阿弥陀佛。一心一意,专一地、彻底地将自己的这个生死大事,交付给阿弥陀佛,彻底地仰靠阿弥陀佛,这就是“一心归命”义。

或者呢,换另一个词,也是祖师们常常讲的,叫“通身靠倒”,就彻彻底底地通身去靠着阿弥陀佛,去靠倒阿弥陀佛,全部都靠在上面。都是一样的,都是在表述这个事情。一心一意、专一地、彻彻底底地,将身死、将性命、将生死、将法身慧命交付给阿弥陀佛,我就靠你了。这就是所谓的“一心归命”。

那么,这个“一心归命”义呢,其实是要培养起来之后,然后要让它“贯穿于一切时处”,就贯穿在任何时候。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专一地、一心一意地祈祷阿弥陀佛,归投、依靠阿弥陀佛。好,不仅仅是在思惟的时候,也不仅仅是在念佛的时候,而是要在生活、修行的一切时候,通通都要以这个“一心归命”来贯穿。

打比方来说,比如说,“培养信愿”。

我们有的道友会想,比如说你看,经常听到道友会这样讲:“啊呀这个法真是好!我们现在这个法本啊或者说经教里面讲的内容,一学习啊觉得真是好。但是呢我记不住,你让我思惟的时候呢,我又思维不到东西;或者说呢,比如说学个无常,学的时候觉得挺好,一转身就忘了,就忘得一干二净。”

学的时候觉得生死大事很重要,好像很着急,但是一转过来,家里的事情啊,工作生活上的事情啊,马上就又把这个,那一点薄弱的求生净土心就剥夺了,就没了,常常就是这种情况。也有人经常就说:“确实很重要,我也知道,这个生死大事它确实很大,但是哎呀我这个儿子啊、孙子啊我还是放不下。你让我不去为他们操心啊,做不到。”反正种种的这个世俗轮回的东西啊,明白是明白一点,要放下,但是做的时候,做不到;或者明白也明白得很浅,障深慧浅,学也一听就忘,左耳进,右耳就出了。

当然一方面,确实需要我们再多精进一点,再多努力一点,要去多看、多思惟,这是一方面。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为什么没有想到,在这个事情上,我也要祈祷阿弥陀佛呢?要知道阿弥陀佛,他的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无有障碍。阿弥陀佛的光明,是智慧光,是欢喜光,具足无量的功德。

在你祈祷他的时候,你与他的光明相应的时候,弥陀的光明是可以增上你的智慧的。可以增上你的智慧,让你记得更多,让你理解得更深。智慧增胜了,也就越能放下,这个厌离娑婆的心,也就越深;智慧增上了,对于极乐世界的这些庄严功德、安乐理解得越深,也就越会愈发地欣求向往。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苦苦思维的过程当中,为什么你想不到,在这个事情上我也要一心归命阿弥陀佛呢?我也要仰靠阿弥陀佛呢?

又或者说,阿弥陀佛是欢喜光,十二光佛里面讲是欢喜光佛。与他的光明相应的人,内心里面会充满欢喜,不仅是世间的这种安乐、欢喜,还有出世间的法喜。那么无论是在学法过程当中,生不起法喜,开始厌烦、厌倦;还是说在生活当中,遇到种种内心忧愁的事情,你为什么想不到要去祈祷阿弥陀佛呢?为什么在这些事情上的时候,你就要去找别人呢?

比如说有的人,在世间生活上一遇到烦心的事,他就想东找西找,找人去诉苦;一遇到难办的事情,就要去打卦、算命。那问题是,你为什么想不到念佛呢?为什么想不到要依靠阿弥陀佛呢?你在这些方面为什么不去仰乘佛力呢?你在学法的过程当中,生不起法喜。一方面自然自己的这个努力,固然也重要;但是你为什么没有想到,祈祷一下阿弥陀佛呢?要仰靠一下佛力加被,让我在这些方面增胜呢,是不是?这就是问题了。

所以包括培养信愿在内,有的时候我们内心里动摇的时候,比如说有怀疑有动摇的时候,固然通过经教去遣疑,这是一方面要做的。但是,另一方面也很重要,甚至于更重要的,你要祈祷阿弥陀佛,要一心归命、专注一心一意的去交付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来加被我,来护念我,来让我去疑生信。你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是不是?这就是问题。

一心归命感没有培养出来。一心归命感很薄弱,没有人提醒他就想不起要去祈祷阿弥陀佛。念佛归念,他图数字,图的是完成任务,而没有真正那种一心归命感。没有说遇到什么事情首先第一念,先想到祈祷阿弥陀佛,先交给阿弥陀佛,让阿弥陀佛来护念我,让阿弥陀佛来帮我解决,没有想到。你是对阿弥陀佛功德理解的欠缺呢?还是本质上信心的欠缺呢?这些都是问题。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就是要养成这个习惯,当我们有了一分信心,有了一分求生净土的心之后,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又发现信心经常动摇,愿力经常会淹没在这个轮回的琐事当中去。这个时候就要更加至诚恳切地去祈请阿弥陀佛加被,要处处祈请阿弥陀佛加被,你不是老是想着我靠自己,烦恼来了我自己怎么去调整。

注意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是,这个里面不是说自己下功夫不重要,或者自己下功夫没有用,而是说在自己下功夫的基础之上,在自己一分少分的自力上来讲还要加上很重要的他力,你在处处都要想到。比如说思惟一个无常,你要想到:“哎呀这个无常到底看似简单,但是入心却不容易,看似简单,道理简单,但真正要入心却不容易,那我要祈祷阿弥陀佛。”每次我思惟无常的时候,我要思惟无常,促发自己厌离生死的心了,祈祷阿弥陀佛,祈请加被,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我的心,让我在这一座,听闻思维的过程当中,让我心里面真正认识无常的可怕,真正生起那种迫切的、求生净土的心。

所以你要祈请阿弥陀佛加被,要处处祈请阿弥陀佛加被,要让这种祈请的心成为一种习惯,这非常重要。工作、生活、修学过程当中无一不例外,没有任何例外,时时处处都去祈请阿弥陀佛加被。这种习惯其实本身就很重要,当然更重要的核心是你要相信,有这份信,你信——我不行,信弥陀佛真行,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我,摄持我。

那么祈请加被的方式很重要的一个方式就是信愿持名,回过过头来讲就是一心归命,信愿持名。落到上面,其实重要的方式就是靠它。

我们要注意,其实这六字名号“南无阿弥陀佛”这六字名号,其实解释出来就是一心归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一尊佛,具足无量功德无量庄严,光明炽盛、遍照十方、智慧圆满,慈悲广大,威神之力不可思议的这样一尊殊胜的佛。

而“南无”翻译过来是归命的意思,更深一层其实就是叫一心归命,专注一心、一心一意的皈命阿弥陀佛。所以念阿弥陀佛其实就是在祈求我一心归命阿弥陀佛、一心祈求阿弥陀佛。所以大家很多人念佛,念的越来越习惯,这种熟溜病就产生了,嘴里就是划过,反正就是也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这种起心作意,实际上是要把我们学的,培养的那些信愿啊也好,全部要浓缩在这句佛号里面,在念的时候,你要用在这上面,这个用很重要。

现在其实有很多道友啊,比如说,参加相关的净土学习,好几年了,长的可能七年八年十几年都有了,再加上在一些其他团体的学修,加上念佛,有些人十几二十年的经历都有了。但是他依然是找不到落实的方法,这句佛号的念,怎么样念,怎么样去相应还是找不到落实的方法。其实很简单,这句佛号的意思,“南无阿弥陀佛”的意思就是一心归命阿弥陀佛,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我、加持我。你念佛的过程中就是要在心里面体现出这种祈请、加被,我一直在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我、护念我。

就像莲池大师在《西方发愿文》里面讲的一样。

:“阿弥陀佛,以慈悲愿力,当证知我,当哀愍我,当加被我。”

这其实可以说是智、悲、力,忆念佛的智慧、慈悲、威神之力。就念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心归命阿弥陀佛。念的时候其实心里想就是:阿弥陀佛啊,你以智慧你恒时知我,你知我的心,你知道我的一切的痛苦,你知道我内心的所有纠结,你知道我在修道过程当中的无力,你知道我深陷轮回的泥沼之中,不得出离,你知道,我其实不厌生死,我这个无常的心很薄弱,厌生死求生净土的心很薄弱,有是有一点,但是很薄弱,甚至我信心还常常动摇。你知道我内心里有怀疑,你知道我内心里面有种种的苦楚,你知道我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心不真切,请您证知我的心!

您有智慧证知我,请您哀愍我,您有大慈悲您哀愍我。您要看到我的状态这么可怜,我深陷在生死轮回之中,饱受无量诸苦,已经够可怜的了。可是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佛法了,虽然幸运地遇到佛法了,但是信心不坚定,常常动摇;可是明明被种种的轮回的苦逼恼,但是常常发不起厌离生死的心,常常被轮回的这些东西所吸引,常常被轮回的法所迷惑,沉溺在当中,心没办法出来;您甚至知道我,虽然我常常在念佛,我嘴上在念,但我心里面还是更重视现世,更耽着现世;您知道我种种这些状态,您哀愍我这些状态,所以您现在要加被我,请您加被我的心,让我的信心坚固,让我的出离心、厌离心、欣求极乐的心更坚固更真切!您知道我很多时候只是嘴上说一说想往生,内心深处还是更耽著轮回,没有至诚心,请您加被我有至诚心!

所以这是念佛过程当中一心归命佛的一个状态,就是你在念佛过程中要这样去祈愿。我们在思惟、在发愿、在做一切的修学过程当中,都要处处去靠阿弥陀佛,仰靠、仰乘佛。这种心要贯穿到念佛号、念佛过程当中,这一点尤为重要!这个才叫一心归命。不是说我想的时候想想,“哦,我要靠阿弥陀佛”。

那么实际上在落实、在念佛的时候、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佛法学修当中,就把阿弥陀佛抛在一边忘得一干二净。那怎么能行呢?如果我们靠自力能完成这些修学的话,我要阿弥陀佛干什么呢?我要修他力干什么呢?或者没有这样的祈请、加被,那么本质不是又落到了自力修学当中去了吗?苦苦地在求我要起胜解信啊!我要发厌离娑婆心啊!我出离心不够啊!我欣求极乐心不强烈啊!你苦恼什么呢?这是一个凡夫,一个浊恶世的凡夫,障深慧浅的凡夫应该有的状态,正常的状态呀!你为这个苦恼,没有找到根本。你本来就没这个能力!你要的是向阿弥陀佛去至诚地祈祷,我要仰靠佛力!

所以这里面这个很重要!不然有的人学着学着又没有信心了,一讲“哎呀要有胜解信!”有的人想,“哎呀!我听也听不懂,年纪也大了,学法的时间也短,哎呀这个胜解信要弄到什么时候去呀?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胜解信啊?”稍微深一点的就学不懂,那怎么树立胜解信呢?发愿也是这样,“无常啊苦的道理明白是明白一点,心里又生不起来。我也想啊,但是,生不起来,怎么办呢?”所以有的人经常问了,“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没有希望了?”反倒越学越觉得自己没希望了,越苦恼了!问题出在哪儿?你又偏到自力上去了!

当你懂得这些道理之后,当你在按部就班地去做的时候去这样培养的时候,你与此同时还是要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或者更重要的还是要祈请阿弥陀佛加被!正是因为我如此下劣、恶劣,我才要修他力,我才要仰靠阿弥陀佛呀!所以这个方面是要我们抓的,念佛其实在这些方面要增胜。

注意绝对不是说,像有人那样,这也是一个偏颇啊,念佛要么就是苦苦地自己在学修培养信愿,很艰难。一方面要不然由跑到那种什么就是找感觉上去了,刚才讲打一个七,我连续七天、连续二十一天、一个月我念得舒舒服服的,整个人好像就融在佛号里面了,或者唱得好听,怎么一个唱诵的方式,“哎呀佛号唱得非常悠扬,抑扬顿挫,什么唱得是很哀雅”等等,就跑到那个音乐那个声调上去,觉得“啊我念得融在里面去了”,那你就听交响乐,听世间的音乐你更容易融进去。这个叫融进佛号里吗?不是。你是融在音乐里面去了。当然你能得一点点这个佛号的加被。

这些本质当然都是属于没有真正的找到什么叫一心归命阿弥陀佛,什么叫一心仰仗佛力、仰乘佛力。所以根本的落点就是知道我不行,佛力加被。包括我念佛当中,当你发现我怎么又打妄想了?佛力加被我,让我更专注一点。我为什么不想念佛呢?阿弥陀佛你加被我,让我更欢喜念佛。这些方面是要最后要去落地实行的,是最后要落到这个上面来的,落到这样一心归命行上来的。

注意这里我们谈的是自力念佛他力念佛要区分,念佛不是说都叫他力,是否是自力,是否是他力,取决于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到底是着重靠自己的力量还是靠佛力。你觉得我要念出一个什么境界来,念出一个什么功夫来,天天都在求这个,这个很多时候就是很容易偏在自力念佛里面去。

他力念佛,摄持在他力念佛里面的时候,就是处处体现这个一心归命心、处处仰靠佛力。我念佛我只是呼唤阿弥陀佛,至于其他的,乃至于对佛的信心,乃至于对厌离娑婆、欣求极乐的这种愿力,我都要靠佛力去增上,去圆满。我自己学归学,但是与此同时我还是要仰靠佛力的。

我思惟一个无常,观察一个有漏皆苦,轮回的痛苦,去观察思惟一下极乐世界的庄严安乐。我去观察归观察,思惟归思惟,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要仰靠阿弥陀佛的。要祈愿阿弥陀佛,祈请阿弥陀佛加被的。而不是什么东西都是想,我要怎么怎么样。所以这里面有个细微点,当然这里面注意,不是说我们不要去努力,我就仰靠阿弥陀佛了,也不是这样。

所以其实真正净土法门,它是自他二力结合的,其实是二力法门。只是在这里面自力占的比例小,他力是着重。如果纯他力,就是我们讲培养信愿的时候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是纯他力的话,那我们自己不需要修学,那么轮回早就空了。因为阿弥陀佛那么慈悲圆满,如果是纯他力的话,那我们自己什么也不需要做了,一切众生都应该往生,都应成佛。或者说所有念佛人无一例外的都应该往生净土了,不应该存在念佛人不成就的情况。

所以纯他力并不是说一丝一毫自力没有。只能说自力很少,比如说百分之九十九是他力,百分之一是自力,又或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他力,百分之零点零一是自力,你可以这样去理解。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不能说百分之五十甚至更高比例要靠自力上,自认为只有靠多学、多培养信愿,我自己怎么念佛念得更没有妄想,更专注。有些人四处打听,能不能传一个方法,一个方式,我怎么办?

他在想怎么办的时候,很少、几乎想不到我要祈祷阿弥陀佛。他没有认识到,最重要的方法是要祈祷阿弥陀佛,他没有认识到。所以这样他就出问题,他力感没有培养上来,一心归命感就很薄弱。

要警惕我能行的这种傲慢。

警惕我能行,我能把佛号念得炉火纯青,不夹杂一丝一毫妄念,不夹杂任何烦恼这种傲慢。警惕我能行、我可以完全靠自己培养胜解信,靠自己培养这种圆满的信愿,其实这都是一种傲慢。自己固然要去做,但是还是要认识到自己障深慧浅,自己能做的只是一点点而已。连所谓的胜解信,连信愿培养,如果不借他力,仅仅凭自力去学,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太容易,胜解信多不容易呀。

今天人不要说多,一部经或一部论能够真正生起胜解,对于很多人来讲,一辈子有没有希望真的不好说的。你需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很努力,还需要一些智慧在里面才能够培养胜解信出来的,才能够发胜解,起胜解信。固然我们要努力,但是如果说没有佛力,没有去祈祷佛力的话,恐怕很多人连真实的信愿都未必能培养的出来。你可以想象一下,思惟一个无常,有的人思惟很长时间,一个轮回苦思惟了很长时间,你会发现一到生活当中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立场非常非常薄弱。所以还是要靠佛力,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这个以后我们有时间会慢慢再讲一点、再区分一点,就是一方面不能落入到说自力什么都不用干的那个状态里面,所谓他力念佛其实也不是那样;但是另一方面又不能说过分的觉得要自力去完成一个事情,而把他力给抛弃掉了,而把他力给忽略掉了,这就忽略掉根本了。这个不论怎么念,不论怎么去做,最后的落点一定是要真实的去在心上起,一心归命感。这一点尤为重要、尤其重要。

最后我们说一说善导大师的《往生礼赞》。

善导大师的《往生礼赞》非常非常好,比如说《往生礼赞》里面他拜佛,这礼拜本身就是对治这个傲慢心的作用,拜佛礼拜本身就有对治傲慢心的作用。而在每一次礼拜过程当中,其实他都有发归心,归命,都有这种仰乘佛力的这个。善导大师他的智慧力、他的行持当中他把这个一心归命的这个含义全部浓缩在整个礼佛拜佛当中去。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要用,学下来之后就要用了、就要去落实了。

我们有些道友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说在经教上如何再去下功夫的阶段了,一方面有些人已经学过不少,这个时候当然固然还要继续学,可是在学的时候就要在行上怎么落实,去增上一点,你不能光是学呀!一方面有些人年纪大了、老了,再深入学已经很困难,学不到什么了,那么这个时候更要仰靠佛力,在行门上、在行持上,有限的那一点要用起来,然后去结合佛力去增胜、去增上。

所以这个《往生礼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往生礼赞》也非常非常好。很多人比如说学净土道友一谈到拜愿,拜八十八佛、拜什么大悲忏,拜很多这个,但是这些都不是纯净土直接拜,以阿弥陀佛、以求往生为根本的这个拜愿拜忏。目前能看到的纯以祈祷阿弥陀佛求往生拜佛、拜愿拜忏的其实就是善导大师这个《往生礼赞》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在这里面既有那些发愿的词,让我们随文观义的方式去祈请阿弥陀佛加被,祈祷阿弥陀佛的那样的发愿词,又有礼拜、又有称念佛名或者称念阿弥陀佛、祈请阿弥陀佛加被、仰靠阿弥陀佛的这些内容。

如果真正能以随文观义的方式把所学的内容全部扣在这个方面去行持的话,本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非常殊胜的一个行持方式。甚至是落实信愿持名的一个方式。这一方面我们应该重视,其实应该尝试去做。

所以今天我们最后总结,最后来谈,就是学的东西真正要落到这个他力的念佛这个方面,你不能学是学的、行是行的,两套东西。你不能说学的行的它之间的关联,对应不上;你不能说念的时候把学的东西怎么去用,就想不起来,就无法去运用,这些都是问题。

所以这些方面要去落实,最后我们谈,当然今天我们只能是一些关要点再跟大家提一提,总结一下。但是这个事情需要一步步去落实,去做的时候,现在对于很多道友来讲,真的不是说道理上听的不够,而是这些道理怎么用的问题。净土五经一论、《大势至念佛圆通章》、“如母念子、如子念母”的道理,很多人耳朵都听出茧来了。但是怎么“如母念子、如子念母”呢?是不是?这些信愿的关要核心等等这些方面,很多问题。

其实很多人都听过了、都知道,那怎么去落实呢?一落实的时候,念的时候就光是去念了,就又回到光是专注念佛上去了。那就它们相互之间脱开了这个关系了,就脱节了。所以现在关键是把我们学到的这个东西怎么一点点用在念佛当中,真正去在心上去培养这个一心归命的心,这个很重要。

一方面在学,把它通过串习,不断地学反复串习增上,一方面要知道这些东西怎么用?用起来。在心上去落实,在念佛上去落实。这点很重要。而《往生礼赞》里面有一些,善导大师给了我们很多的指导。

当然不单单说这个,总之需要去落实一心归命,去落实念佛的,今天我们就是要谈这个问题。大家要意识到这个问题。信愿念佛堂到最后,信愿念佛就是要在这里去落实。你落实不出一个状态来,光是又是听了一大堆内容,脑子里记也没记住,糊里糊涂地也没听到多少、学到多少、记到多少,念佛的时候还是回到那种求感觉,求内心里没有烦恼那个状态里面去,那就完全脱节,出问题了,是这样。

所以接下来今年信愿念佛堂的学修,算是告一段落。但是我们看看,这个从今年正月初一开始,到正月初十这十天,我们简单地可以拜一拜,或者依《往生礼赞》作一点拜愿。这个方面扣着一心归命的内容,稍微在这方面讲一点,稍微在这个方面行持一点。所以信愿念佛堂明年之后的安排我们后面再说,但是暂时年前这一阶段没有,然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十之间,在这一方面我们会再进一步加深一点。当然在这期间一些道友可能参加其他方面的共修,或者怎么样都可以,你们看情况。

但是信愿念佛堂本身,我觉得真是现在不是再听很多道理的时候了,当然有些刚学的道友还是要听,这些道理很重要。但是怎么去落实,念佛的这个落实,这个显得尤为重要。胜解信固然一方面能学的多,深入去学、去培养。但是说实话,从今天这个因缘,有的时候包括我自己来讲,自己都觉得如果不仰仗佛力,靠自己这一辈子能不能弄出个胜解信出来,我都觉得不一定的。所以这两方面一定都要去结合。这些方面比较重要。

这个方面所以我说,从正月初一开始,还是每天早上五点半,到这个初十,还是会有,每天早上都有。但是具体的一些安排,我们后面再给大家通知,关键是有没有发心的道友,这个期间有时间能参与的道友,不光是早上,白天也会有。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个人也会在一心归命念佛上,再把这些信愿怎么落实到念佛上,在念佛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也会给大家作一点点地分享。其实有些方面我做的也不是很好,但是我觉得在这些方面要有提升。所以这个方面是信愿念佛堂今年的安排。这样一个内容的。

当然也希望在家的道友自己在家能参与,或者说在你周围组织一些道友,过年的时候每天能在一起共修一下,不要太浪费时候在这些世间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所以到时候看,如果没有很多安排的话,不光是早上有,晚上也有,也许白天上午、下午都会有安排,相应的这些安排,讲一点我们去落实一点,然后我们再去念,放在心上怎么去增上一心归命感,这样一心归命的心。真正去落实“南无阿弥陀佛”六字的称念,在心上去称念这个方面。

当然如果有时间的道友,当然我这边可能没有太多道友,我这边少数的道友,如果有时间愿意的话,这边现场也会有一点。大概是这样一阶段信愿念佛堂的安排。

好,今天就到这里。

欢迎关注地藏占察入净土实修公众号:dzzcrjtsx

上一篇:北京的春天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


下一篇:绘画欣赏——Serge·Poliakoff

热门资讯

推荐新闻

惊蛰:让蛰伏一冬的美丽,和春天一起苏醒
春雷响,万物长传说雷电在秋天藏入泥土 春耕时农民一锄 [详细]